毛泽东人民大学(兴国网)

‌当今世界最大的思想钢印,是怎么铸成的

时间:2024-07-04 07:59点击:43

当今世界最大的思想钢印,是怎么铸成的?

原创 明人明察 明人明理 2024-07-02

  

  不从西方经济学加给我们的思想钢印中走出来,我们现在面对的那些棘手的问题,包括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,以及就业与社会稳定,基本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。

  因为无论是凯恩斯主义还是自由经济学说,他们都小心翼翼地绕过了一个关键问题,但这个问题根本是绕不过去的,也已经成为经济发展和社会就业的最大障碍。

  这就是分配问题。

  

  一

  

  电影《让子弹飞》是很多人都喜欢的一部经典作品,张麻子面对习惯了下跪的鹅城群众,在说出“不许跪”之后,接着喊了一句:“我来鹅城只办三件事,公平,公平,还是TM的公平。”

  这才是众多经济和社会问题的根本。无论是我们历史上封建王朝的历史周期律,还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,原因都是因为社会分配的公平性出了严重的问题。

  而西方经济学不管是什么流派,不管他们争论得多么激烈,面对这个问题时基本都在保持沉默。

  凯恩斯主义,主张政府举债搞基建,拉动经济,消化过剩产能,创造就业机会。但这个办法,充其量只是一剂止痛药。美国真正走出大萧条,并不是因为凯恩斯主义或者罗斯福主义。到了1938年,罗斯福的新政就难以维持了,失业率重新接近20%,实际把美国经济拉出泥潭的是二战。

  美国在过去的国运一直挺不错的,所以美国人总是自我暗示他们是上帝给予特殊眷顾的山巅之国。

  由此也就可以知道,为什么资本主义在历史上那么喜欢战争,甚至“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根源。为了争夺市场与资源,又不肯面对和解决内部的根本性问题,遇到危机,战争成了向外转移矛盾的手段,很多时候比凯恩斯主义还好用。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的工业化初期,已经遇到了很难过去的坎,就对外搞了甲午战争,从中国得到的两亿两白银,帮日本缓过来了。到了1931年,日本国内的经济又濒临崩溃边缘,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,从东北掠夺的财富,又把日本从经济深渊中拉了出来。

  二战是直接拯救了美国的经济,欧洲战争导致的旺盛的需求,解决了美国的产能过剩问题,这也是美国资本主义历史上的最好时期。

  但在人类发明核武器之后,战争就不再是解决资本主义危机常用的主要手段了,因为战争的成本和风险已经开始大于收益了。通过战争进行掠夺,也不再是主要的殖民手段。美国作为新的霸权另辟蹊径,找到了新殖民主义的密码:利用脱离了黄金束缚的信用货币,把美元的潮汐作为抢劫世界的主要镰刀,这个被事实证明比传统军事占领那种简单粗暴的掠夺更加高效。

  同时,在冷战时期,来自社会主义的压力,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资本的任性与贪婪,从而挽救了资本主义,延长了资本主义的生命周期。谁能想到,资本主义的生命延续,是因为社会主义来过。

  

  二

  

  面对社会主义,凯恩斯主义压倒了古典自由主义,资本被迫向政府让渡更大的权力,同意向富人征收更高的税赋,资本主义的贫富差距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大幅度缩小。金融资本也被迫收敛,没有像现在这样把产业资本变成自己赚钱的奴仆。这个过程,一直到里根和撒切尔的新自由主义出现之后,贫富差距开始急速反弹,最晚到2021年,美国的贫富差距就达到甚至超过西方大萧条之前的水平。

  贫富差距的再次扩大,让资本主义再次遇到了大麻烦。没有了社会主义,也不可能再让资本做出让步,在新的共产主义运动高潮到来之前,贫富悬殊只会扩大不会缩小。所以,他们只能用金融资本喜闻乐见的方式,通过金融创新,把明天或后天的购买力,都集中到今天一朝释放,透支未来以解决今天的消费能力不足的问题。也因此,美国从民间到政府的高负债时代来临。

  但这个方式本质就是寅吃卯粮,注定无法长久。美国就更加强化金融霸权,通过美元潮汐,周期性转移加入其主导经济体系的那些国家的财富,通过吸血缓解贫血症。这样,就形成一个链条:美国从全世界吸血,再被控制美国的资本掏空。

  但是到了今天,这个游戏有点玩不下去了。这一次美元加息,美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自己的银行都拉爆了好几家,美国政府每年多支出几千亿美元,美联储都出现了千亿美元级别的账面亏损,美国几乎把所有的赌注都押上了,就为了赌这次金融收割能够大获成功,特别是要完成对那个已经长成大象的东方大国的财富收割。

  这次加息都两年多了,美联储还没有实现预定目标。连自己的盟友都撑不下去,不再保持货币政策的同步开始降息了,它自己还在执念中继续坚持。原因无非是两个:一是它认为还有希望,二是因为它这次实在输不起,所以不甘心,先收割个小日本回回血寻找机会,也比现在后撤强,否则,就再也没机会了。不能大量吸血回血,美元恐怕撑不到下一次加息周期了。

  美国是真的没钱了吗?创造了几百年的财富都去哪了?真正的财富还在美国的土地上,但就是有一种强大的实力,能够让美国从政府到老百姓都负债累累。因为财富被吸走了,美国被掏空了,而且用的是自由的名义,使用的是自由市场机制。美国的三大犹太资本财团光是管理的资产就有三十多万亿美元,和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规模相差无几。

  如果算上华尔街的其他资本,美国并不是真的穷,而是财富高度集中到了华尔街资本,特别是犹太财团的手里。

  但在西方经济学的框架里,这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。

  你说西方经济学是科学吗?

  退一万步讲,科学会允许这种最贪婪无度的抢劫合法化?

  而且,财富最多的,往往是不事生产的那些人。从事生产劳动的,处于社会最底层,要为生计而奔波劳苦。最近看了一个美国大妈的视频,说她的女儿女婿要一天工作12个小时,就为了还房贷,结果还失业了。她感慨,“我参过军,曾经为美国感到骄傲,现在我只感到羞耻,因为这个国家根本不在乎挣扎的人民”。她对她的女儿说:“要不你现在干脆放弃你的美国护照,去墨西哥,这样你可能会有更多的福利和钱来养家糊口。”

  这才是真实的美国。

  

  三

  

  总有精神美国人,说我们的媒体把美国说得太差了,实际正好相反,如果我们的媒体真实反映美国,断然不会造就出这么多难以治愈的崇美症晚期患者。

  美国的前劳工部长2019年在英国《卫报》上写文章,说“半数美国人40年没涨工资,不是中国的原因。”“简单事实是,在一个由大公司主宰、种种制度是为提高其股价而非增进民众福祉的体制里,美国不可能兴旺发达。”他认为这“也别怪美国公司,他们逐利,却不是为美国服务。但由于他们支配美国政治,只关心公司股价,对美国人民福祉不闻不问,指望他们为美国人创造好工作或提高国家竞争力是愚蠢的。”

  什么是体制问题,这才是货真价值的体制问题。这位前劳工部长的文章原题目就是《别去提中国,出毛病的是美国自己的经济体制》。他认为:处于美国体制核心的是500家大公司,它们总部位于美国,但生产、采购和销售遍及全球,一半雇员是非美国人,1/3股东是非美国人。这些公司对美国并无特别忠诚度可言,只忠于股东。他们会尽可能提高股价,压低工资、打击工会、将业务外包给最便宜的地方,把利润转到税率最低的地方,CEO们却拿天文数字的薪水。

  美国作为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,竟然有很多人面临食物不足的窘境。2020年7月30日,根据美国彭博社的报道,美国商务部下属的普查局调查全美各地粮食安全情况,形成了一个名称叫做《家庭脉搏调查(Household Pulse Survey》的报告,约有2390万美国人“有时缺少足够的食物”(sometimes not enough to eat,);约有542万人“经常缺少足够的食物”(often not enough to eat,下图红线)。也就是说,接近3000万美国人缺少足够的食物,接近总人口的十分之一。

  精神美国人一直不肯承认美国有饥饿现象,因为这对西方经济学的冲击太大了。怎么能承认新华盛顿共识的推动者美国,会有这么多问题呢?这不是太打脸了吗?这么多问题的出现,影响美国拥有最多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吗?

  为了维护美国的理想国形象,精神美国人还反过来攻击转载美国调查报告结论的人,一直到最近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,当着美国主持人的面,揭露美国每年光饿死的就有两万人之多,这些人开始老实一些了。

  为什么最发达的西方国家,耕地又特别多,还会出现饥饿现象呢?这就要到美国的制度上找原因了,答案在据彭博社的另一则报道里。

  据彭博社报道,美国最富有50人的财富相当于最贫穷1.65亿人(超过美国一半人口)的财富之和。

  彭博社的报道还揭示了一个事实,疫情都能成败美国亿万富豪发财的机会。疫情正以不成比例的方式改造美国经济,一小部分亿万富豪成为最大赢家。其中,在政府救市措施的推波助澜下,科技、医疗和工业领域的富豪财富积累加速,将普通劳动者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  这就是西方经济学指导下创造的所谓“理想”经济模式。在西方经济学的吹捧下,美国的体制被总结为“华盛顿共识”,向全世界进行推广。

  尤其是中国的西经学者对美国的经济模式充满痴迷和崇拜,到今天都没有根本改变,他们也因此对美国模式缺乏基本的批判能力。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信条和现实中的美国经济模式,他们不敢否定其中一个,否则,就等于否定了他们自己。连美国违背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规则,制裁打压中国企业,他们也不敢质疑批判。这些人到现在还在主张中国应该向美国的经济模式学习。

  你看看那些西经学者,包括美国的在内,有几个直面美国的这些问题,检讨和反思自由经济学说的错谬?

  他们选择绕着问题走,要让事实服从于理论假设,这是宗教才有的方法论。

  现在中国的西经学者和财经账号,丝毫不会因为真实的美国是这个样子,而怀疑他们信仰的西方经济学说,所以他们就给自己戴上了滤镜,对美国的负面信息能回避就回避,看不见就等于不存在。

  因为他们已经把西方经济学当成了宗教,当现实与宗教出现冲突,那一定是现实错了。你看看米莱的演说,从头到尾,都是在抱怨现实因素影响了自由市场经济理想状态的实现。

  现在阿根廷人给了米莱一个拿他们做社会试验的机会,看看最纯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说,能够给普通的阿根廷人带来什么。

  西方经济学非但和科学的关系不大,而且在本质上就是反科学的,是为了掩盖真相,给那些被剥夺财富和机会的人洗脑,让他们接受事实,不要抱怨,更不要反抗。

  

  四

  

  我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里分析过西方经济学的问题:

  西方经济学在构建的时候,就不依赖现实,而是依赖假设。它所有的理论,都离不开各种先验的假设。科学是从已知事实出发,从已知事实的性质和相互联系中,透过现象发现规律。已知事实都可以通过科学规律加以说明,并且不存在与之矛盾的已知事实。而经济学,则正好相反,是从假设出发,整个知识体系的大厦都建立在先验假设的基础上,经济学家做的是从这些先验的假设来推出经济学所需要的“事实”。当这个“事实”与现实出现矛盾怎么办?

  这个时候就可能会有人出来说:“请不要和我谈论现实,我们是经济学家”,这句话来自英国著名的经济思想史学家马克.布劳格。

  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林.库普斯曼的说法是:“(西方)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而言,仍然处于一种未完成状态”。

  西方经济学最喜欢做的就是从主观到主观,从假设到假设。西方经济学除了喜欢假设,就喜欢运用主观因素来解释经济事实。哈耶克说过一句话:“经济科学的‘事实’充其量不过是我们所做的关于个体行为的假设”。

  西方经济学看起来又更像心理学。信息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乔治·斯蒂格勒说过,“当代西方经济学家就其社会作用而言,仍然只是一些说教者。”

  新剑桥学派最著名的代表人琼.罗宾逊说的话就更尖锐了:“我学习经济学,是为了不受经济学家们的骗”。

  西方经济学特别扯淡的地方,就是在理性经济人和信息完全充分、完全自由竞争等基本假设基础上,构建他们的各种命题。其中,最扯淡的,又是以这个假设条件为基石,想象出他们理想中的自由市场,认为市场能够在自发状态下,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,实现自动均衡。而实际上,看看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,2007年的次债危机……西方经济学的很多假设、命题,都是骗人的鬼话。

  西方经济学假设的理性经济人根本就不存在,看看股票市场上,有多少参与者能符合理性经济人的假设。

  市场上的信息交互从来也做不到充分,各种信息扭曲,才是常态。

  完全自由竞争也不可能存在,垄断是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。那些在交易所坐庄的如果输急眼了,还能临时改变规则,连网线都能拔。

  这些假设条件都不存在,现实中也根本没有能够自动实现均衡的市场。就跟圣经中的天国只存在于教徒的想象中一样,西方经济学中理想化的自由市场,也只能存在于自由市场经济信徒不断的心理暗示之下。

  现实中,如果谁敢放任市场自由运行,结果就是市场的失衡和崩溃,还有社会的大动荡。

  100年前的大萧条就是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的恶果。后来罗斯福又是借鉴社会主义的一些做法,又是借助二战给美国的红利,才把被自由市场经济推下深渊的美国给拉了上来,给美国的国运续了命。凯恩斯主义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兴起的,凯恩斯虽然不认同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,但也不得不承认市场的问题,用国家对经济的调控手段,给自由市场经济擦屁股。

  如果大家都讲道理,而不是只根据实力讲利益,自由市场经济从大萧条之后,就应该被送进历史的坟墓了。但是资本的力量实在太大,而自由市场又是对资本最有利的制度,所以,只要依靠国家干预让整体情况稍微好一点,他们就能通过渗透学术和媒体,让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论再次起死回生。


共同主义ABC赞赏码.jpg

天爵榜订阅号.jpg